创富心水论坛

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網站首頁 > 副刊 > 正文

我的啟蒙老師鐘秀瓊

2019-04-29 23:07:31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口 爾東馬

“哥,你到哪里了?我媽又在念叨你了!”偉兄弟打來電話,我抬手一看表,快11點半了。

“師傅,可以開快一點嗎?”我腦海里出現老人家站在門前的樣子和她翹首以盼的表情,不由得焦急起來。我告訴偉,快進城了,十分鐘左右就可以到達目的地。

“老師!”聽到我的招呼聲,站在餐廳大門口正左顧右盼的她注意到了我正快步走到面前,激動地握住我的手,心疼地說,“怎么又瘦了喔,工作很累嗎?”

“還好!是這種基因。”我打趣地寬慰道。

來到餐廳,我乍一看,擺好餐的不過寥寥三五張桌子,客人已落座。細看,絕大多數客人我都面熟,基本上是我的同村鄉鄰。怎么看怎么不像一個桃李滿天下的人民教師六十大壽的場面。

“今天是我母親六十大壽的日子,非常感謝各位親人百忙之中前來一聚。”客人們坐好了,偉拿起話筒向賓朋致答謝詞,話語很誠懇,言簡意賅。

“作為老媽唯一的兒子,我本來是計劃更隆重地為她慶祝一下的。但我媽向來不喜歡給他人添麻煩,所以這次她堅決要求只邀請直系親屬,把這個日子作為親人團聚的一次機會。”我環顧四周,似乎只有我是個例外,但仔細想想也不算例外。今天迎來六十大壽的人,不僅僅是我的啟蒙老師,也像是我的母親,因為她不僅教會我斷文識字,授以我做人的道理,還在我一路走來的生命歷程中,從未剪斷過牽掛,從未停止過指引。

我的老師鐘秀瓊,是小學時的班主任老師。說是班主任,其實也是語文老師、數學老師,兼任音樂老師、體育老師,甚至也是我的校長。因為整個學校就她一個老師和30來個孩子,還有一排空蕩蕩的教室。對于我就讀小學的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而言,受計劃生育政策和外出務工潮影響,眾多農村小學生源大面積萎縮,像這樣一校一班一教師的情況比比皆是。就這一個班30號人還有一半的學生本該早一年入學,因為當年人數太少而被迫在家等待,然后兩年的適齡兒童湊在一起勉強開了班。

那時,農村經濟條件普遍比較落后,多數家庭都會有兩三個孩子,因此對于子女幾乎實施放養模式,基本沒有什么“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大抱負,送到學校不過為省去照管的麻煩、順便識幾個字罷了。除了極個別因孩子在班上總是考到一二名而在鄰里間平添幾分自豪感的,很少有家長會關心孩子每天作業做得怎樣,也不大會在乎老師教得好壞、孩子成績如何。即使從業環境如此消極,我的老師鐘秀瓊卻以母性的善良和博愛把“教師”這個詞語滋養得神圣而溫暖。

那時的秀瓊老師不過二十八九歲光景,職業身份還只是村民小代課教師,守著的一群孩子有的上過一年半載以玩耍為主的幼兒班,有的完全沒有進過學堂。但這絲毫不減損她“傳道授業解惑”的神圣使命感和愛學生如子女的認真負責勁,不光一天六節課一人包干,課間陪著孩子們打乒乓、玩游戲,夏季的中午還得守著孩子們在教室里午眠。當然,鄉中心校有文娛表演或朗誦、珠算等比賽,她一定不會放過機會訓練和選拔學生參加。她的敬業精神鮮明地彰顯于時至今日仍然記憶猶新的那些細節之中,比如那時無比貪玩的我們常常于放學后逗留在學校玩耍,多次被回家了又突然折返回來的她嚴厲地趕走;比如我們因貪玩而忘記了家庭作業或者趕工寫成“鬼畫符”,第二天到學校一定會被自己親自帶去的竹枝把小小的手心抽得通紅,然后跪在條凳上認認真真地補上;比如那時電視機開始在農村流行,她常常一個人摸黑走過崎嶇的山路“闖入”學生家里“檢查”,“責令”有電視機的家庭嚴格管控;比如那時一期學費不過幾元錢,但對于在土里刨食的家庭仍然是一筆吃力的負擔,月工資不過30元的她常常因多名學生不能及時交齊學費而被扣掉半月一月工資,但她從不會因此催促繳費讓我們自尊心受到損傷……每每想起這些,我都禁不住回味起那首獻給老師的歌——《我愛米蘭》。

后來,在我們上到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再一次校點布局調整,讓這個僅有30名學生的班級被宣布解散,我們被分流到周邊三所村小就讀,鐘老師去了中心校工作。雖然離開了這所簡陋的學校,老師的牽掛卻藕斷絲連地“牽連”著我不斷延展的人生之路。那年,到縣城參加中考,剛剛在城里買了一套小房子的她讓比我小幾歲的偉把自己的臥室騰出給我住,并讓她的夫君龔老師每天清早為我準備好早餐、騎車送我去考場,確保我以充沛的精力完成三天的考試;那年,到市里的大學去報到,剛剛從民辦教師轉為公辦教師的她把僅有的存款取給我,讓我不至于因湊不齊學費而放棄繼續學習;那年,我在異鄉舉行婚禮,總是容易暈車的她帶著家人、忍受幾十公里顛簸和眩暈出現在我的婚禮現場……我知道,她不斷地給予我溫暖的關懷和不圖絲毫回報的幫助,只因為她是我的老師,我是她放心不下的孩子。

整個午宴,我都陷在青澀而溫暖的回憶里。想想殘酷的時光如暴虐的勁風,老師曾經的風華一點點還給歲月,風霜在兩鬢慢慢生長蔓延。而每次相見,我總能看到她慈母一樣的微笑,像午后的陽光,干凈、柔和,灑滿我的心田。我兒時一般靦腆,叫一聲:老師。她總是心疼地說,你怎么又瘦了。思忖間,鐘老師夫婦一起舉著酒杯來到我所在的桌席。我立即起身,為他們騰出與客人寒暄的空間。老師隆重地向大家介紹我,“這是我的學生,讀了大學在城里工作的。”我聽出老師話語里的欣慰和自豪,內心溫暖又酸澀。曾經計劃了好多次,要用自己的文字記下這個平凡的人,但我一次次因為想說的太多而難于下筆。是啊,在這個世界上,她是如此平凡,微塵一般;但在我的生命里,她卻十分重要,對我恩重如山。

创富心水论坛 脉动棋牌怎么回事 大富豪棋牌安卓官网 三地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结果 悠洋棋牌害了多少人 复式一等奖奖金计算 湖北11选5号码查询 双色球根据生日选号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吧 新疆11选5基本情况